桃祁祁祁祁

凹凸快出第三季啊我要磕紫堂幻

此 生 圆 满
浮由老师说的小礼物简直是大礼包……………………我永远喜欢浮由老师.jpg

“闪电兔的积分是六十,体型小速度快,危险性低,和金一起的话一上午大概能猎杀十只左右……可以基本解决食宿问题。”

“至于挑战大型魔兽,就安排到下午好了!”

约稿,感谢画手太太 @Aka。

整个格调都从骨子里烂透了

悖论君:

比起掉了的颜文字,括号里的基情,这个改动更让人感到不舒服。
已经是完全不一样的三观阐述了,鬼狐的人设整个都因为改动矮了一截。
同样是顺应了大赛的残酷性做出的决定,原版的台词基调是带有强烈批判意味的,强调的是制度本身的荒谬。这里的鬼狐是一个带有“众人皆醉我独醒”心态的旁观者形象,是那个看清了本质因而冷言冷语的人。他确实做出背信弃义的事,但是因看到“弱者并不能通过努力改变自己的命运”的现状和对制度的严重失望而做出的妥协——“是这个毫无公平性可言的大赛胁迫了我”。他鄙夷着相信他而加入鬼天盟的弱小参赛者,但更鄙夷着这个大赛本身,有一种愤世嫉俗的清高在里头。他破罐子破摔式地利用这种黑暗的同时,更是一个实践上的Rule-Breaker.纵观整个第一部,鬼狐其实并未把自己放在强者的位置上,他没有“我要和他们一样”的想法,从他对雷狮,对嘉德罗斯的态度可以看出,他对这些初期的强者也并没有多少认同感。他对这种因天赋得来的地位感到不适,并因为自己的相对弱小而感到屈辱——他在心理上并不与任何人接近,保持着强烈的“自我”,仿佛时刻在发出“凭什么?”的质问声。他的心态,一直是一个“翻盘者”的心态,即使身为第一部的反派,实质上仍是一个在大赛中怀揣“通过自己努力改变命运”之希望的叛逆者。
而改动后呢?此时的文本中格外强调的是“我”这个主体的存在,鬼狐不再是一个旁观者,而是一个沉溺于其中,且比其他人沉溺得更深的参与者。他并不谴责制度的不公了,而是把所选择的路途归于自己对强大的艳羡:因为“我”在大赛前就为这个不公的世界所折磨,因为“我”就是向往着那种可以对他人肆意施加不公的强大。他的三观被大赛的黑泥污染了,他本来清醒的自我被“我也要xxxx”所掩盖,充满了对胜利狭隘的欲念。此刻他终于变成了随处可见的那类反派——因为本身的浅薄,邪恶和显而易见的认知错误,而注定被正义的主角所讨伐。
这个形象的反派有什么好处呢?他变得简单了,从出发点开始就不合理,所以理所当然要失败——鬼狐的败落将被轻松地归结于“因为本来就是坏人”。如果说原版的台词让人忍不住去探究大赛的背后和整个凹凸可能的大宇宙社会背景,那么新版台词已经完全丢弃了这个暗示。一个人的毁灭与他所处的环境无关,而是因为他本身就有恶的性格——过审的新版动画,是否隐约暗示了对制度的讽刺与反思不能出现在当今的作品中?这是否隐约体现了一种“社会主流”的受害者有罪论?
最后大概是上纲上线了,相信制作组并没有想那么多。但若是如此,这段看起来并非需要修改的台词为何有着这么大的变动,就更加令人费解了。

山牙木:

做了个第一季结局的鬼狐长台词原版和过审版对比。

可以转载

“想拯救所有人”这种愿望是谁都能有的吗!!上一个这么想的人已经召唤出saber了!!

我真的觉得紫堂幻拔高起来可以是神作的人设,qcs太糟蹋紫堂幻了()

请求

真的丑死了啊!!!!!

空桑:

请求


请求大家帮帮忙,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这次lof 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还影响重大,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


大家三次都忙,萌CP都是用爱发电,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但还要因为Lof 的原因,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这就很悲催了。所以在此呼吁一下,请各位读者老爷,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关爱己圈,人人有责。


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




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一块最新,一块最热。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一进到tag,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


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


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


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能分出哪些合胃口,哪些不合胃口,今天更新多少,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


还弄个24小时榜,周榜,半天就划到底了,那些用心产出,粮食质量高,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


另外,据说(看到有人反映,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至少微博是这样(摊手)


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一视同仁,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整齐的最新粮食,而不是最热。


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


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保持自己的特色,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谢谢。


 @LOFTER小秘书 

我们通常这么去概括:那是一场梦、一个童话、一个只存在于人们想象里的理想生命体和梦呓式胡言乱语——也没有人能否定这些形容的正确性。但相应的,你不能否认那也是紫堂幻:他的确深深爱着这世上的所有人。

拯救世界的亿万分之一

我流胡写,爽文,逻辑混乱,重读一遍编辑一次,有银幻倾向,避雷注意

“你的时髦值真的很高啊。”四下安静只有篝火噼啪作响的时候紫堂幻说,他把头的重量全都放在并拢的膝盖上,树影隐隐绰绰,落在十七岁少年紫红柔软的发和白皙的侧脸上,声音轻地像个幻觉。“我朋友的朋友的朋友只看了人物设定就喜欢上你了,她说黑皮银发反色眼睛还有腹肌简直萌点爆炸。”

银爵没有回答,他一向有着良好的耐心和观察力,他曾经为了狩猎斑豹在枯叶堆里静伏,三天三夜没有半点动作。所以纵使在这样糟糕的光线下,他也注意到了紫堂幻的头发和眼睛正一起向着暗色晕染。一般这是紫堂幻向电波系转变的预兆。自造词、对句意的扭曲、既视感——

“我就不太行,他们都说我没人气是因为时髦值太低了。”显然地这个紫堂幻也没有期待银爵的回答,自顾自地说了下去。“配色好像确实有点糟糕,玫红和天青作为发色瞳色勉强能接受,放在服装上就很难做了……明明初设和旧设都还蛮酷的。新动画开拍拿到服装金都受不了了,他在这方面本来很大条的。”

“……我也不太喜欢,大家都喜欢强者,还有一种政治正确是喜欢反派……”他絮絮叨叨地说着从旁边拾起了一截枯枝无意识摆弄,那具还未僵死就脱离了母体的小小尸体呻吟,发出喀嚓喀嚓的脆响。“你看我,又弱又是主角小队,占的戏份还多,不被喜欢也正常……之前我拍完开了一下弹幕所有人都在说想念自家角色……五颜六色的,不像格瑞,他出场的时候满屏都是绿色的。”

“虽然雷狮没少拿这个笑话他。”说到这里,紫堂幻顿了顿。“……银爵,是你带我走,还是我们一起?”

话题转换的过于迅速,换做任何人来都要点时间来给大脑机会做出断了衔接后的反应。但是对于银爵来说倒是有点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释然感——如果不这么做,他就不是紫堂幻了。“作为银爵来说,我认为是我们一起。”银爵保持了言简意赅的人设。

“那作为别的呢?”紫堂幻没有额外的动作,颜色奇诡的眸子专注凝望着那堆(快要熄灭了的)柴火,深情地好像那些燃烧着的东西才是他的恋人。

未尽之言被一语道破,银爵叹了口气“作为一个作品来说,我是没有立场指责官方ooc的。”

“我明白了。”紫堂幻像模像样地叹了口气,用和身旁男人一样的沉重语调。银爵不明白他明白了什么,他自己都不是很明白自己希望对方明白什么,繁芜的思绪和词性活用开始充斥着他的大脑把前大赛第三也改造成电波系,这样的杂沓是他所不能接受的,但是——

“天要亮了。”

十七岁的紫堂幻有点艰难的起身,他面向无尽的平原轻轻说着,把手中被蹂躏的不像话的枯枝抛了起来。

像是一个命令一样,地平线真的烧了起来。一个火球、一个热等离子体与磁场交织著的近理想球体冉冉升了起来,它在俗世的名字叫做太阳。

而那段枯木——银爵敏锐的观察力在此时再次发挥了作用;它本来受了罹难,被胡乱拆散又强行聚合、只剩一点树皮还藕断丝连,却在离开少年指端抛向太阳的瞬间重新活过来了。断开的糙麻树皮被肉眼可见的丝丝缕缕交织重联,青绿色在须臾间抽长发芽,浓郁的像是要凝结滴落。

“梧桐生矣,于彼朝阳。”注意到男人意味不明的目光,紫堂幻重新接住那一截嫩芽,偏头吃吃地笑了起来。

“银爵、银爵、我们走吧……”少年踮起脚,张开双臂拥抱光和热,发丝飞舞目光灼烈。他用流泪发痛的青色眼睛凝望太阳,好看的脸上露出一个孩童般天真烂漫的笑“天已经亮了,你愿意爱我吗?”

为什么不?银爵没有说出声,只是前跨一步。他并不是那种只看的到外在的肤浅人类,一而再再而三地出手救下他更不是出于简单无情的得利欲望。忽略了外在的一切:不公平赋予的力量、饱经恶意而形成的自我保护自我验证机制、那个桎梏着风暴般灵魂的弱小形骸,紫堂幻的确是值得被爱的、他也是那么真真切切地爱着这世间一切他所见到的人。可是却没有一个人爱他——他的父亲厌弃他、他的兄弟嘲弄他、他的伙伴无视他,就连那些冷漠的观众,也在乎着虚无缥缈的外物而不愿意触摸他的灵魂……他的友人或许是爱着他的吧,但是那爱太指向不明,不足够麻痹将死之人,只会让人既醉痴又哀痛。

就像现在这样。

手感生疏的、斗魔天刑洞穿了少年的胸膛,紫堂幻不可置信地低下头望着锁链穿出来的地方,那里没有流血,只有黑雾渐渐溃散。

没有破绽没有疑问,一切都是十成十的完美,但我知道他已经不在了……

他已经不在了。

残忍地自我暗示换来了视力机能的溃烂,那个乐于恶作剧的孩子似乎发誓要把这出戏剧做到底,朦胧笼罩下银爵看见少年逐渐缺氧脱力的手握不住嫩芽,刚刚苏醒的生命颤栗,无可挽回地跌入了红的耀眼的太阳。

……梧桐生矣。

他是无人知晓名字的救世主,是新世界,是秩序,是太阳中心,他不会死去也不曾在银爵之外的人的记忆里活过, 可发生这一切之后他依然只有十七岁而已……银爵默念着直视那轮红的耀目的流体星球,生理性泪水在眼眶中满盈。

无人痛苦的新世界被建立的那年他的爱人十七岁,紫堂幻永远都不会存在了。

精神病拉郎,迪卢木多×紫堂幻

“迪卢木多·奥迪那,应召唤而来,您就是我的御主吗?”

“必将助您取得凹凸大赛的胜利!”

(为什么紫堂幻契约能力不太行,因为紫堂幻能力的正确用法是召唤异界生物而不是和现有生物契约。之后尝试着捕获召唤,一不小心把英灵召唤出来了!!!)

(在约稿吃粮的边缘试探)

天苍苍,野茫茫,我为迪卢撞大墙

约稿,感谢画手太太 @末岐_

是个傻白甜小条漫,由于和画手老师的沟通失误,服装错了……请大家自动代换成原著服装!

觉得银爵这种意外很纯情的性格很好吃……